鬼手神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男人将机机桶女人视频_男人将机机桶女生视频免费_男人去天堂a线

民國時候,棗陽縣城南大街保安團駐地大門旁,新開張一爿小店。人們正驚異是誰吃瞭熊心豹子膽,竟敢在虎狼之地謀財,那店主出現瞭,是個五六十歲的老漢,生著一雙小手,自稱名叫蘇小手。他在店裡支張小床,桌案上放幾張膏藥,憑著自己的一雙小手專門為人舒筋理骨做按摩推拿。

隆冬的一天傍晚,寒風凜冽,大雪紛飛。小店裡冷冷清清,蘇小手袖著雙手跺著腳,正準備關門歇業,突然聽到保安團大門口傳來喧鬧聲。蘇小手好奇地伸頭去看熱鬧,隻見保安團副官馬小五兇神惡煞一般,用馬鞭劈頭蓋腦地暴打一個蓬頭垢面的漢子。那漢子瘸著一條腿躲避著,口中哀聲連連。蘇小手認識那漢子,是被抓來專替軍營打柴燒炭的差役。

打柴漢子被馬小五打得傷痕累累,蘇小手心裡不忍,搖手上前勸阻:“馬副官,使不得,打壞瞭誰給你們打柴燒炭?”馬小五停下手,氣哼哼地大罵:“這混賬東西,夥房等柴燒,團座等炭烤火,他娘的偷懶扭傷瞭腳!”蘇小手俯下身察看,見是扭傷瞭腳脖,他起身說:“馬副官不必氣惱,他的腳是扭瞭筋,待老漢給他按按,貼一帖膏藥,明早就健步如飛瞭,不誤打柴燒炭。”

蘇小手把打柴漢子扶進屋,把他按坐在椅子上,搬隻長凳墊在他的傷腳下。隻見他端來一盆冰水,雙手插入盆中,凍得通紅後,搓動雙手,那雙小手立即青一塊、紫一塊,骨骼突現怪骨伶仃,如一雙厲鬼的手。蘇小手把一雙怪手捂向打柴漢子腫脹的腳脖,左搓右揉,如此反復數遍後,取過一張膏藥撕開,“叭”地貼上,順手一掌把那隻腳推下長凳說:“好瞭,你起來走兩步試試。”打柴漢子半信半疑,慢慢地把腳踩下去,露出一臉驚奇,千恩萬謝地走瞭。

馬小五張著嘴,半晌才說:“嗬,老傢夥,你一雙鬼手這麼神奇!”

蘇小手洋洋得意:“不然,江湖上的朋友為何叫我‘鬼手神捏’。不過,這舒筋理骨,小菜一碟,老漢更拿手的是推拿按摩呢!”

馬小五來瞭氣:“不就是個捏腿捶背的,老子倒要看看你有多大能耐!”說著踢掉鞋子,仰面躺在那張小床上。

蘇小手精神抖擻,“刷”地抖開棉被蓋在馬小五身上.問:“馬副官,你是深捏?還是淺按?”

馬小五一愣,好奇地說:“老子沒吃大豬肉,看過大豬走,倒是見識過大戶人傢手巧的丫環仆婦捏腿捶背按穴位,還沒聽說過有深捏淺按。你倒說說怎麼個深捏?怎麼個淺按?”

蘇小手“嘿嘿”一笑,向馬小五介紹說:“這推拿按摩,說簡單,也確實簡單,捏捏捶捶,可真正細做起來,可有講究瞭。就說這淺按吧,是為點擊穴位,活絡筋骨,讓人解除疲勞渾身舒散。而深捏麼……”蘇小手還沒說完,馬小五就叫:“那就給老子來個深捏吧!”

“好嘞!”蘇小手應瞭一聲,跑到床尾,雙手伸進棉被中抓住馬小五的雙腳,拇指緊緊扣在腳心湧泉穴上,接著緊三下,松三下,馬小五立即感到如沐春風,神清氣爽。突然,蘇小手抓住馬小五的雙腳,用力一抖,骨骼“吱吱”作響,他四肢百骸都酥軟瞭。蘇小手翻掌如飛,輕捶慢捏疾點穴位,馬小五欲死欲仙……半個時辰後,蘇小手扶起馬小五。

馬小五一臉愜意,話語謙遜瞭許多:“老頭兒,你……真是鬼手神捏!你有這麼精絕的手藝,我怎麼不知道?”

蘇小手點頭哈腰地說:“馬副官是個大忙人,哪有工夫留意小店?”馬小五點點頭,掏出幾枚銅板扔在床上,“我記住你瞭,今後還會來的。”蘇小手樂不自禁:“歡迎馬副官惠顧小店!”

三天後的傍晚,漫天的大雪仍是下個不停。蘇小手正要關門,店裡闖進來一人,他定睛一看,見是馬小五,連忙笑臉相迎把他往床上扶,馬小五連連擺手說:“老頭兒,上次你給我按捏一回,著實舒服,三天瞭,我這身上還舒坦著呢!www.5aigushi.com這不,我又給你介紹一個大主顧,隻要把他老人傢侍候舒服瞭,大洋有的是。”,

蘇小手一回頭,一個五大三粗的胖男人,像塊門板一樣堵住瞭門。蘇小手愣怔一下,連忙打起笑臉迎進來,伸手解扣脫皮襖,把胖男人扶上床,蓋上棉被。

蘇小手搓搓手,跑到床頭,瘦骨伶仃的鬼手伸向男人肉球一樣的肥腦袋,正要向脖子扣去,站立一旁的馬小五神情劇變,一掌擊開蘇小手,拔出匣子槍厲聲喝問:“你要幹什麼?”隨著喝叫聲,門外湧進一群士兵,長短傢夥齊齊指向蘇小手。

蘇小手大驚失色:“怎麼瞭?我……我這是要做按摩呀!”“胡說!你該先捏拿腳掌,怎麼去掐脖子?”蘇小手舒口氣,立即笑嘻嘻地說:“是為這事呀,馬副官,老漢說出你別介意,你是侍候人受人差使的勞力者,自然要從腳做起。這位長官就不同瞭,他是指使人的勞心者,自然要從頭做起。”

胖男人欠起身盯瞭一下蘇小手的鬼手,揮手讓那群警衛出去,躺下來示意蘇小手重新開始。蘇小手吸瞭一口氣,十指扣上胖男人頭上的穴位,開始推拿按摩起來,胖男人格外舒服,隨著蘇小手的十指在他身上上上下下翻動,根根骨頭都松散瞭,整個人都飄飄然的。一個時辰過後,蘇小手才停手。胖男人神情慵懶,從昏昏欲睡中醒來,似是舌頭都舒坦得卷瞭起來,說:“好一個鬼手神捏!”他示意馬小五掏錢,穿上皮襖走瞭。馬小五這才收起傢夥,扔下兩塊大洋。

蘇小手望著漫天飛舞的雪花,正愣愣怔怔,悵然若失,風雪中又闖進來一個人,是打柴漢子。他“通”地一聲跪倒在蘇小手面前,雙眼噴火,說:“師傅,收我為徒吧,我……我要殺瞭那個胖男人!”蘇小手嚇瞭一跳:“這……這是為何?”打柴漢子哭泣著說出事情的來龍去脈……

原來這胖男人就是保安團團長馬金權,是個奸淫殺戮無惡不作的奸徒。一年前,馬金權帶領保安團到南山剿匪,撲進打柴漢子所在的小山村,把莊裡青壯男子趕到莊外山上修工事,那些有姿色的大姑娘小媳婦抓去做仆婦。打柴漢子新婚媳婦菊花也在其中。菊花清秀的容顏立即引起馬金權這個奸徒的註意,淫心大發,光天化日之下把菊花奸污瞭。菊花性情剛烈,受辱之後含淚懸梁自盡瞭。打柴漢子屈身保安團做苦役,就是要尋機殺掉馬金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