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絕戲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男人将机机桶女人视频_男人将机机桶女生视频免费_男人去天堂a线

  1.比才論親

  話說有個年輕人叫司馬良,是司馬老先生的獨子。司馬老先生曾中過狀元,學識過人,他因厭倦朝廷裡的爭鬥,便借故去一個小地方任瞭個閑職。

  這司馬良長得一表人才,然而幼年時不幸染上眼疾,後來雙目失明成瞭盲人。但他竟比常人還厲害,不但身手不凡,琴棋書畫還樣樣精通,見識過的人無不驚嘆。

  眼看兒子年紀也不小瞭,司馬老先生很是憂慮:司馬良雖然眼盲,但才華超群,連朝中許多官宦人傢的女兒都仰慕不已,然而他生性孤傲,認為那些大小姐日後難免會挑剔自己的缺陷,所以堅決不願高攀。

  一天,有人來司馬傢說媒,原來是秦尚書的獨女秦小婉中意司馬良,但提出要先見面試試對方的真才實學。老先生大喜,秦尚書可是朝廷重臣,名望極高且為人正直,早就聽說其女兒更是天姿國色、聰穎過人,便一口應承下來。司馬良拗不過父親,隻好答應前去一見。

  這天,父子倆如約趕往京城,來到尚書府。秦尚書看到司馬良儀表堂堂,心裡已是十分高興,便吩咐:“叫婉兒出來。”不一會兒,從屋內款款走出一女子,明眸皓齒、黛眉粉腮,舉手投足間透出一股靈氣。

  司馬老先生一見,贊嘆不已,主動問這秦小婉:“聽說姑娘想試試犬子才學,不知怎麼個考法?”秦小婉卻歉意地指瞭指自己的喉嚨,秦尚書隻好上前解釋:“小女前些年不幸誤服瞭藥,啞瞭嗓子,不能講話。她執意要當面告知,還望見諒。”老先生恍然大悟,沒想到秦小婉竟是個啞巴,一邊嘆息造化弄人,一邊卻覺得跟兒子也算是扯平。司馬良也始料未及,但表情依然淡定自若。

  秦小婉含笑來到一具古箏旁坐下,手指輕觸,一曲曼妙之樂隨之響起,在場的人無不側耳傾聽。初聽那聲音如泣如訴,仿佛晶瑩的珍珠撒落玉盤;而後又綿延不絕,似有萬語千言深藏其中,突然間樂聲戛然而止,竟是一曲終瞭。

  旁人不知其意,司馬良卻微微一笑,也從自己包裹內掏出一支洞簫,不緊不慢地吹奏起來。隻聽那簫聲悠長淒涼,如同在訴說一段長久的心事,眾人都呆住瞭,這兩人剛見面就都演奏起傷感的曲調,不知是何用意?

  司馬良正在吹奏,秦小婉又再次彈撥起古箏,兩曲交匯時,竟有瞭令人驚喜的變化:隻聽樂音陡升,節奏也隨之明快起來。眾人恍惚看見兩隻鳥兒飛離枝頭,躍入山澗,穿梭林中,相互追逐嬉戲,滿是愉悅之情。這曲箏簫合鳴結束後仍餘音裊裊,眾人沉浸其中,連樂聲停止都恍然不知。

  秦尚書好不容易緩過神,女兒已經悄悄來到自己身旁。他低聲問:“對司馬公子印象如何?”秦小婉嬌羞一笑,點瞭點頭。秦尚書頓時大喜,將司馬老先生拉到旁邊,告知女兒這關已過。老先生也喜不自禁,趕緊去問兒子。

  司馬良卻不急著回應,又從包裹內取出一支毛筆,老先生立刻會意:兒子這是要以畫作答呢!秦尚書早就聽說司馬公子盲眼作畫是一絕,不想今天可以親眼一見“盲畫”的風采,便馬上安排人鋪開紙張,自己親自研墨。

  司馬良深吸一口氣,筆尖在潔白的宣紙上遊走,眨眼的工夫,一隻美麗的小鳥就躍然紙上。眾人湊過去看,卻見那鳥背對人立於枝頭上,腦袋轉向一側望著遠方,眼角還掛著一顆淚滴。眾人大驚,秦小婉一見,立刻紅瞭眼圈。

  司馬良似乎早料到瞭大傢的反應,他又取出另一幅畫鋪在桌上,那上面也有一隻小鳥。兩幅畫合攏後,兩隻鳥正好四目相對,眾人再看時,前面那隻鳥的哀傷之感竟蕩然無存,分明是兩隻美麗的小鳥在深情凝望,不禁都大聲叫絕,秦小婉也忍不住莞爾一笑。

  其實,當初秦小婉彈奏古箏時,司馬良立刻就聽出瞭她內心的孤獨與無奈,竟與自己的心境相同,便也以同樣曲調回應;而當兩人箏簫共鳴後,都迫切地想向對方傾吐遇見知音的喜悅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最後自己的盲畫,則更是表露瞭“在天願為比翼鳥”的心願。

  眾人大喜之時,秦尚書卻意味深長地說瞭一句:“可惜瞭這麼好的眷侶,以後的日子恐怕得風雨共擔啊!”司馬老先生聽後一怔,他不知秦尚書何出此言,卻也不便多問,隻能笑著點點頭。

  2.京城奇遇

  司馬良和秦小婉成親後,果然百般恩愛,兩人還琢磨出瞭不少特殊的方式來交流。然而秦尚書當初的憂慮也成瞭現實,兩人婚後不久,兩傢就遭遇瞭巨大的變故:由於當朝宰相呂威專橫無比、排斥異己,秦尚書不願與其為伍,竟被冠以莫須有的罪名關進瞭大牢,還連帶上瞭親傢司馬老先生。雙方傢族也因此遭受牽連,一下子衰落瞭下來。

  這對小夫妻突然就失去依靠,生活異常艱難。兩人無以謀生,秦小婉便提出隱姓埋名,去京城賣藝維持生活,司馬良也點頭同意。夫妻倆便共同前往京城,一邊賣藝,一邊暗中打探雙方父親的消息。

  這夫妻倆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江湖藝人,而且樂器演奏和盲書盲畫都十分瞭得,很快就在百姓中有瞭名聲,許多人大老遠趕來捧場。

  這天,兩人正在表演,秦小婉一眼看見人群中有個虎頭虎腦的小男孩,個頭比同齡的孩子大,看樣子十分聰明伶俐。小男孩時不時湊上前來搗蛋,秦小婉理解孩子多動,倒也不在意。

  司馬良一幅盲畫剛畫完,立即有人出瞭個好價錢買走,他又想取包裹裡的洞簫,卻發現不在瞭。秦小婉也著瞭急,往人群中一看,不禁又好氣又好笑,隻見小男孩正手舉著洞簫,得意地沖兩人笑呢!剛才稍不留神,沒想到竟被他如此神速地偷瞭去。

  秦小婉過去拽住小男孩,雙手比畫著要他還回東西,旁邊也有人大聲訓斥,小男孩卻淘氣地指瞭指自己的耳朵,嘴裡也含混不清,好像在說自己聽不見。這時有人說:“這小鬼就是附近那耍猴戲老頭的跟班,真的是個聾子。”秦小婉才恍然大悟。

  隻聽一聲大叫:“糟瞭,你們的銀子被偷瞭!”秦小婉趕緊又回去,原來有人趁她不備,拿走瞭桌上的銀子,司馬良自然無法看見,她見丈夫白忙活一場,又氣又急。這時小男孩好像明白瞭一切,紅著眼過來還回洞簫,隨後扭頭跑開瞭。

  賣藝結束,一無所獲的兩人正要失望離開,那個小男孩忽又跑瞭回來,將一包散碎銀子遞給秦小婉,似乎想彌補之前的過失。秦小婉正納悶,一個牽著猴子的老頭氣沖沖地趕瞭過來:“你這個不要臉的聾兒,居然敢偷我的銀子!”說完他拉著小男孩就要打。

  秦小婉見狀,立刻上前護住小男孩,把銀子還給瞭老頭。老頭愣瞭半晌,嘆口氣說:“這小子老是調皮搗蛋,我早就不想要他瞭。”他試探地問,“你們願意收留他嗎?”秦小婉想都沒想就點瞭點頭,老頭嘆瞭一聲道:“那我就放心瞭。”說完他趕緊牽著猴子離開。

  秦小婉就這樣收留瞭小男孩,她心想夫妻倆正好膝下無子,這小孩雖然調皮,但也很善良,便讓他跟著一起賣藝,還給他取名叫龍兒。

  她萬萬沒料到,龍兒還真不一般,他跟著老頭學瞭不少絕活,舞藝、雜耍、硬氣功什麼的都會,給兩人的表演又平添瞭不少趣味。於是三人更加名聲大噪,老百姓都說他們是“盲啞聾三絕”,他們的表演被稱為“三絕戲”,很快就成瞭京城民間的頭牌。

  這天三人又出去賣藝,過街時,龍兒調皮地走在前頭,秦小婉突然聽見身後傳來急促的馬蹄聲,便猛地將龍兒往旁邊一推,自己又想拉住身旁的司馬良,不料卻被沖上來的高頭大馬撞倒在地。

  騎馬人趕緊勒住韁繩,從後面又跟上來幾匹快馬,一個大漢跳下馬大罵:“你這不長眼的婆娘,想找死啊?”隻聽領頭的騎馬人一聲呵斥,大漢立刻站到一旁。領頭那人下馬扶起她,關切地問:“沒傷著吧?”秦小婉見此人儀表不凡,感激地搖瞭搖頭,示意自己不能講話。

  那人才明白她原來是名啞女,他再看三人,雖然都是尋常打扮,但似乎不同一般,這時有路人提醒道:“官爺,這可是出瞭名的‘三絕戲喲!”他頓時心生好奇,仔細打聽瞭三人的情況,贊嘆道:“江湖上果真能人不少啊!”接著,他將大漢叫到一旁耳語瞭幾句,隨後上馬繼續趕路。

  大漢拉瞭兩匹馬,恭恭敬敬請三人上馬,笑著說:“你們走運瞭,如意樓有請!” 秦小婉心裡一震,她早就聽說過名滿京城的如意樓,那裡聚集瞭許多頂尖的演藝名伶,來的客人也大都是王公貴族。大漢帶他們來到京郊一棟氣勢恢宏的樓閣,吩咐他們三人表演給一個老頭看。老頭欣賞完表演,拱手笑道:“大人果然眼光獨到,小孩子的把戲雖不入流,但這箏簫合鳴,真是天籟之音啊!”大漢也笑瞭起來:“還不趕快謝過左老板,你們馬上就能在如意樓演出瞭。”

  三人驚喜不已,連忙拜謝。秦小婉忍不住思量:在這裡演出,說不定就能探聽到自己公公的近況,興許還能找到搭救他們的辦法呢!

  3.西域三絕

  如意樓的一樓是露天演出之處,中央有一處華麗的舞臺,看客坐在四周觀賞,二樓以上則是相對私密的廂房。“三絕戲”來後不久,憑借獨特的形式,很快就大受歡迎,將其他的演藝者陸續比瞭下去,他們的表演也成瞭貴客們每到必點的節目。由於夫妻倆過去傢教嚴,甚少拋頭露面,加之裝扮上的改變,所以沒人知道兩人的真實身份。

  來這裡的不乏朝廷中人,秦小婉借機探聽他們的談話,很快就得知自己父親與公公都已冤死在獄中。夫妻倆抱頭痛哭,下定決心要在如意樓等待機會,如果遇見宰相呂威,就尋機報仇,然而呂威卻從沒來過如意樓。

  這天,左老板將他們領到樓上的廂房,裡面坐著一位相貌威嚴的朝廷官員,自稱中書侍郎霍起。霍起道明瞭自己專程前來的緣由:皇上的四十大壽就快到瞭,到時皇宮內將舉辦盛大的儀式,連外邦眾國也將派使節前來朝賀,他則奉命在中原挑選一個最精彩的表演,作為壽宴上的壓軸節目。他聽說如意樓的“三絕戲”最為有名,想要親自來品鑒一下。

  司馬良不敢怠慢,趕緊帶著大傢表演最近新排好的內容。夫妻倆的箏簫合鳴經過反復磨煉,早已配合得天衣無縫,曲目也更加新穎:樂聲剛一響起,聽者仿佛置身幻境,閉上眼時,就像被無數的鳥兒牽引,在幽林中遊走,身心空靈無比;偶爾睜眼看時,龍兒正俏皮地合著節拍起舞,恍若一個頑童在林中自在嬉鬧,好不快活。一曲下來,連一旁的左老板也忍不住拍手叫絕。

  霍起卻皺起瞭眉頭:“你們的表演尚可,但與對手相比差得太遠,還是不看瞭吧。”說完他站起來就要走。司馬良的倔勁也上來瞭:“大人所說的對手不知是誰,可否讓我們一見?”霍起冷笑一聲,告訴他,這次西域胡王也派來瞭特殊的表演者,據說極為瞭得,正好胡王的使節就要去霍府拜訪,他們如果不服氣,可以一起去見見,也好輸個明白。

  三人便跟隨霍起來到他的府上,躲在一旁觀察。不久後胡王的使節如約前來,他邀請霍起走到院子中央,兩隊人馬並排從大門外抬著一個長長的物件進來,來到院內剛往下放,那傢夥就忽地站瞭起來,足足有幾層樓高,仔細看,竟是一個非常高的人!隻見那人頭戴西域貂皮帽,披著一件垂到地面的巨型長袍,小小的腦袋和奇長的軀幹顯得極為不相稱,這怪異的亮相不禁讓暗處的秦小婉等人大吃一驚。

  使節問霍起:“另一人進門也有些難度,不知可否暫時將門板拆下?”霍起立刻叫人拆瞭門板,這時從門外又硬生生擠進來一個巨大的胖人,身軀得有幾個常人大小,他的穿著也很奇特,從脖子到腳,都套在一件寬大的連體衣衫內,鼓鼓囊囊的顯得十分滑稽。

  使節得意地問:“大人,這兩人的身材在中原不會有同類吧?”霍起連連叫絕,說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高和這麼胖的。使節笑瞭笑,告訴他其實第三個人也早就進來瞭。

  霍起正在納悶,隻見大胖人旁邊突然又冒出個侏儒來,原來他一直就藏在胖人身後,竟沒有被發現。這侏儒腦袋奇大,頭上梳著幾根胡人特有的小辮子,身長不足三尺,卻穿著拖地的長袍,讓人誤以為是大胖人背後拖著的袍子。

  霍起贊嘆道:“皇上最喜歡奇人異事,這三人到時必定會震驚全場,不過要是能再加些表演就更絕瞭。”使節哈哈大笑,一聲令下,院子裡的三人居然又有瞭令人意想不到的變化!

  隻見那長人長袖一拂,一身長袍陡然落下,讓人看瞭不由倒吸一口涼氣:那人原來竟是名矮小的侏儒,站在兩具高高的鐵架子上!隻見侏儒雙腿驅動著特制的鐵架子,毫不費力地在院內走瞭起來,這頃刻間的轉變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使節也誇耀這本領沒有幾十年的功力無法練成。

  又聽那名原本是侏儒的人大笑幾聲,矮小的身子轉眼間拔地而起,連同拖地的長袍都一起長瞭起來,侏儒一下子反倒變成瞭巨人,一般人連他的肩膀也夠不著!使節解釋此人更不尋常,不僅會驚人的“縮骨功”,還精通中原戲曲中著名的“矮子功”,之前他故意縮小身軀而且蹲著行走,才讓人誤會成瞭侏儒。

  說話間,大胖人也不閑著,原地轉瞭三圈,再看時整個人已經完全變得幹癟,那衣衫就像胖子消瘦後皮膚的褶皺一般耷拉瞭下來。使節又介紹,這人練過一種獨特的氣功,隻要一發功,外面套著的連體衣衫瞬間就會被空氣脹滿,所以看上去像個大胖子,最胖時甚至可以將整個身子都鼓成球形。

  使節得意地說:“這就是胡王特意為貴國皇上大壽獻上的好禮:西域三絕。不知我們的‘長短圓三絕,比之貴國如意樓的‘盲啞聾三絕如何?”霍起哈哈大笑,拱手道:“胡王用心良苦,西域的奇人自然要高明不少啊!”遠處的司馬良一聽,心裡頓時怒火中燒。

  使節滿意地帶人離開瞭,司馬良三人也走瞭出來,霍起問:“諸位該看的也看瞭,應該知難而退瞭吧?”司馬良已經通過秦小婉的提示弄清楚瞭剛才的一切,他搖頭表示不服,自信他們還有技藝勝過對方。

  霍起不屑地看著眼前的三人,說自己要跟其他大臣一起做裁決,他們隻有一次機會跟“西域三絕”當面較量,時間就在三日之後。他冷笑著說:“雙方的水平我都清楚,看你們還能有什麼奇招?”

  4.後來居上

  司馬良並未被對手的奇技嚇倒,回到傢中,他告訴小婉,自己想拼力爭取參加皇上的壽宴,不僅是要勝過胡人,更是要贏得皇上的賞識,日後才有機會找宰相呂威報仇。秦小婉雖然贊同,但她今天親眼看見瞭“西域三絕”的厲害,難免擔心。

  司馬良猜到瞭她的疑慮,微微一笑:“娘子,我倆平時在傢裡是如何交流的?”秦小婉正好坐在古箏旁,她指尖一滑,頓時明白瞭司馬良的用意。不過司馬良提醒她,留給他們的時間隻有三天,她必須日夜苦練,把平日的習慣練成真正的“絕活”。

  司馬良又轉向龍兒,不由嘆瞭口氣,這龍兒不僅耳聾,也不能正常說話,溝通就更加艱難瞭。夫妻倆費瞭很大的勁,才使龍兒明白,必須讓剛學會的樂舞有極大提升,不僅時間很短,真正考驗他的是遠超正常人的眼力和悟性。龍兒雖然年紀尚幼,但異常聰明,兩人見他懂事地點瞭頭,才終於放下心來。

  三天後,“三絕戲”和“西域三絕”都來到瞭約定的地點,霍起及一幫大臣也悉數到場。霍起示意胡人先表演,“長短圓三絕”一起亮相,奇裝異服加之詭異的偽裝術讓大臣們無不驚呼,有人曾經看過司馬良三人的表演,不免替他們擔心起來。

  胡人演完就走瞭,司馬良不緊不慢地來到臺上,朝眾人一拱手:“各位大人,請看第一個節目‘觀形知音。”隨後他安然坐下,和秦小婉分別演奏各自的樂器,一曲美妙的箏簫合鳴響起,眾人陶醉之餘卻看不出有何特別,這時就見龍兒緩緩來到兩人中間,伴隨著樂音起舞,獨特的童稚之感令人忍俊不禁。

  霍起左看右看,不以為然:“這不跟我上次在如意樓見過的差不多嗎?”有大臣似乎發現瞭端倪,提醒道:“大人,那小孩不是聾子嗎,他怎麼能聽得見聲音?他其實是通過夫妻倆的肢體動作,並且觀察他們手指觸摸的樂器位置,自己猜出來的旋律啊!”眾人這時才恍然大悟,全都拍手稱奇。

  霍起決定親自試試,他中斷瞭三人的表演,自己隨機指令旋律,讓司馬良夫婦演奏。不料那龍兒當真瞭得,他的眼睛一邊緊盯著夫妻倆的口型和動作,一邊留意二人碰觸的樂器部位,身子依然靈活地舞動,無論樂聲或長或短、或悲或喜,龍兒的表情和姿態都能準確無誤地傳遞出韻律。其實龍兒習練樂舞本有一定基礎,但之前的動作更多是憑記憶,這次,經過三天的苦練,就達到瞭靠眼力能感知旋律的境界。

  樂舞結束,司馬良又笑著問秦小婉:“第二個節目是‘以箏代話,娘子可準備好瞭?”秦小婉微微一笑,雙手指尖同時撥弄起古箏上的弦,也不知她究竟撥動瞭哪幾根弦,就聽見一句清脆的回答從古箏上蹦瞭出來:“準備好瞭,謝夫君!”這聲音清晰可辨,而且像極瞭人聲,令大臣們更為驚訝:沒想到樂器除瞭可以演奏音樂,還能說話!

  司馬良笑著解釋道,這每個字的發音都是不同箏弦的組合,力道的拿捏也要恰到好處,夫妻倆平時就是靠這個溝通的,但要練到逼真極其艱難。有人不信,便主動向秦小婉提問,但無論他問什麼話,秦小婉都能通過古箏對答如流。這也全靠瞭秦小婉的日夜加練,畢竟平時跟司馬良的對話相對簡單,為瞭應付這次考驗,她僅僅三天便找出瞭大部分文字的發音方法。

  最後輪到司馬良瞭,他要表演的是“摸骨畫像”,這也是他一直深藏不露的絕技。他邀請一位大臣坐在面前,左手在對方的臉上摸索,觸摸五官與面部輪廓,右手同時提筆在宣紙上遊走,隻一袋煙的工夫就作畫完畢。當他將畫展示給大傢,在場的人無不驚嘆:盲眼的司馬良全憑用手感知,竟然就畫出瞭對方逼真的肖像,分毫不差!

  表演結束,眾大臣紛紛推舉讓難度更高的“三絕戲”入選皇上壽宴,唯獨霍起依舊不認可,他堅持胡人的表演也有獨到之處,而且壽宴這種場合理應給胡王面子。爭執不下,眾人隻好決定回稟皇上,由皇上來定奪。

  這天司馬良等人正在後臺休息,左老板急匆匆地催促他們登臺,說是皇上要親自來看表演。三人剛上臺,就看見如意樓的大門開啟,皇上帶著一群侍衛以及霍起等大臣走瞭進來,四周的看客在驚慌中紛紛下跪。皇上和顏悅色地叫他們都起來坐好,自己倒也不講究,選個中間的位子就坐下瞭。

  秦小婉打量著皇上,大吃一驚:這人不就是當初在街頭遇見的那名騎馬人嗎?再看他旁邊那名貼身侍衛,正是那個帶他們來到這裡的大漢。她突然想起曾經聽朝廷的人閑聊,說皇上有時愛在京城內微服私訪,沒想到上次竟然讓他們給撞上瞭。她心裡激動不已,暗暗祈求三人的表演能打動皇上。

  皇上看瞭“三絕戲”,果然龍顏大悅,昭告全場,這正是自己期待在壽宴上看到的壓軸表演。原來他也聽說胡王派來瞭特殊的表演者,但內心深處更希望中原有能人出現,不能讓胡人搶瞭風頭,而且他認為“西域三絕”流於形式,“三絕戲”才有深厚的文化底蘊。

  5.三絕救駕

  皇上說完就想離開,霍起卻匆匆走瞭過來,稟報說胡王的使節及表演者正在大門外,他們聽說皇上來到瞭如意樓,便專程趕過來想與“三絕戲”再決高下。見皇上面露不悅,霍起提醒他,胡王這次特意派人前來賀壽,不便傷其面子,皇上隻好同意再看看他們的表演。

  “長短圓三絕”先後進瞭如意樓,當那名假長人登上舞臺時,頭頂已經與廂房的四層樓平齊,引得全場的人嘖嘖稱奇。假侏儒和假胖人也一左一右地上瞭臺,三人站成一排,恭恭敬敬地對著坐在下面的皇上作揖。

  皇上對這些胡人的固執感到不快,催促道:“你們有什麼絕招,都盡快展示吧。”霍起一聽,示意三人不用再客套。隻見那扮長人的侏儒長袖一拂,身上的長袍登時落下,再次露出瞭下面兩根巨大的鐵架子,但出人意料的是,這次鐵架子頂端居然插著一張弓和許多利箭。侏儒怪笑一聲,迅速張弓搭箭,那箭竟筆直地朝著對面的皇上射去!

  全場的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瞭,侍衛們紛紛沖過去用身體保護皇上,但由於鐵架實在太高,無法阻擋,那侏儒站在上面不停放箭,侍衛的屍體頃刻就在皇上面前堆成瞭小山。旁邊的假胖人見侏儒沒有得手,猛地發力將全身膨脹成瞭一個巨大的圓球,一骨碌就從舞臺上滾瞭下來,徑直朝著皇上的方向碾壓過去。

  眼看圓球就快要接近皇上,突然沖過來一個瘦小的身影,隻聽見“砰”的一聲巨響,兩者硬生生地撞在瞭一起,原來是龍兒及時趕來救駕!圓球被龍兒的硬氣功頂過之後,立刻泄瞭氣,剛滑出幾步便被侍衛砍殺。這時舞臺上那名假侏儒也已經長成瞭巨人,他見情況不妙,一把抄起鐵架上掛著的長刀,氣勢洶洶地沖下瞭舞臺。

  就在這時,舞臺下的司馬良和秦小婉同時站瞭起來,司馬良雙手將古箏高高托起,秦小婉則打開下面藏著的暗盒,露出瞭一排隱秘的小圓洞!秦小婉用力轉動後面的機關,幾支飛鏢迅疾飛出,不偏不倚正中巨人胸口,對方立刻倒地斃命。鐵架子上的侏儒見又冒出瞭強敵,正想朝這邊放箭,夫妻倆奮力將古箏舉過頭頂,又一排飛鏢遠遠地直奔侏儒而去,他“哇呀”一聲就從架子上摔瞭下來。

  看見三名怪人相繼斃命,皇上剛剛松瞭口氣,誰知,站在遠處的霍起朝一旁的左老板使瞭個眼色,左老板會意地大聲號令,場內一群偽裝成看客的人,突然紛紛拔出瞭砍刀,朝著皇上沖殺過來。原來霍起和左老板得知皇上要來如意樓,便提前在看客中暗藏瞭眾多殺手,以防萬一胡人失手,好及時補上,他們鐵瞭心要趁這次機會將皇上除掉。

  眼看眾殺手逼近,皇上身邊的侍衛已經所剩無幾,一樓的大門早已被關閉,外面的侍衛也進不來,情急之下,秦小婉向龍兒使瞭個眼色,朝樓上指瞭指。龍兒會意地跑向皇上身旁的一根大柱子,抱著柱子朝皇上示意,皇上很快弄清楚瞭他的意圖,讓龍兒把自己背起來。他還在擔心孩子的身子骨能否撐得住,龍兒已麻利地手腳並用,順著柱子往上爬,眨眼間就上瞭三樓。下面的殺手見皇上上瞭樓,又全都向樓上擁去。

  龍兒見殺手跟瞭上來,趕緊領著皇上進入廂房,自己先鉆到窗戶外,示意皇上也出來。龍兒馱著皇上在樓外面騰挪,像猿猴一樣,忽然間就從三樓向下滑去,把下面的人全都看傻瞭。一轉眼的工夫,兩人就到瞭地面,趕來的侍衛們立刻把皇上圍瞭起來。

  皇上終於長舒瞭口氣,感激地拍瞭拍龍兒的腦袋。不一會兒,如意樓的大門被撞開瞭,外面的侍衛全都沖瞭進去,把殺手消滅,然後攙扶著司馬良和眾大臣出來。這時皇上才發現唯獨秦小婉不在,他還在擔心時,一群侍衛也保護她走瞭出來,並稟報皇上,密謀造反的霍起和左老板雙雙斃命,胡王的使節也已經自刎而亡。

  眾人全都死裡逃生,皇上對三人的表現驚嘆不已:“原來朕剛才所見,才是真正的‘三絕戲啊!”秦小婉淡淡一笑,這樂器裡的秘密其實隻有夫妻倆知道,兩人為瞭能有機會在如意樓手刃殺父仇人呂威,早就將古箏精心改造成瞭暗器,沒想到今天卻派上瞭用場。

  司馬良卻若有所思,他斷定今天行刺皇上的事絕非偶然,而且主謀肯定不止中書侍郎霍起這麼簡單,但朝廷中比霍起地位更高的人屈指可數,誰會是真正的幕後主使呢?正想著,司馬良猛然感到手被秦小婉握住瞭,纖細的手指在他手心飛快地寫瞭幾個字。

  6.奇曲終瞭

  謀逆者的陰謀失敗,讓皇上也看清瞭胡王的真實面目,由於中原和胡國曾經戰亂不斷,皇上本想借祝壽來鞏固得之不易的和平,沒想到胡王依然賊心不死。事後他查出正是霍起跟胡王預先串通,想利用“西域三絕”在壽宴上行刺自己,所以才一直阻撓“三絕戲”。司馬良三人因立下大功,被皇上邀請到宮內小住,準備改日論功行賞。

  這天,皇上在禦花園裡宴請群臣,司馬良等人也受邀在列。酒過三巡,皇上看瞭一眼身邊的宰相呂威:“呂愛卿,朕賜你的虎形玉佩還在嗎?”呂威一驚,趕緊回答:“陛下親賜之物,自然隨身攜帶。”他從身上取出一塊玉佩來,上面雕著一隻栩栩如生的老虎。皇上接過一看,道:“仿得不錯,可以亂真瞭。”

  呂威不知皇上何意,卻見皇上自己也掏出一塊玉佩,上面雕的是一條龍。皇上將兩塊玉佩拼在一起,長嘆道:“可惜,你這塊看上去很像,卻是隻知其形不知其意啊!”呂威渾身一顫,隻聽皇上說,這兩塊玉佩本是龍虎合璧,當初賜予呂威一塊,為的是防范自己在外遭遇不測,可以將玉佩作為傳遞皇令的憑證。這兩樣東西拼在一起本該天衣無縫,假的玉佩自然現出原形。

  呂威大驚,還想極力狡辯,這時秦小婉站瞭起來,也從身上掏出一塊同樣的虎形玉佩。皇上將小婉的玉佩與自己的拼在一起,果然嚴絲合縫。

  原來,那天秦小婉在如意樓救瞭皇上,卻沒有著急離開,她看見霍起和左老板倉皇地逃向瞭舞臺背後,便帶著幾名侍衛追瞭上去,誰知眾人進入後面的走廊,卻再也找不到人。秦小婉早就聽說左老板在樓內設有許多機關,便順著走廊上的墻壁摸索,果然發現有一處是活動的,裡面竟藏著一間密室,等她和侍衛們沖進去,發現霍起和左老板鮮血淋漓地躺在地上,已經斷瞭氣。

  她打開密室另一側的門,發現這是如意樓的後墻,殺死兩人的兇手已經逃跑。她繼續在密室中搜尋,又看見墻上有個小孔正對著舞臺,這才明白兇手一直在暗中觀察場內的動靜,等霍起和左老板逃進來後,兇殘地將兩人滅瞭口。但這神秘人物逃走時太過匆忙,將一枚玉佩掉在瞭地上,被秦小婉拾瞭起來。

  皇上咬牙怒斥呂威:“你這個狗奴才,我出於信任才將玉佩賜給你,沒想到養虎為患!”他一聲令下,侍衛馬上將面如死灰的呂威拖瞭出去。皇上又下詔,為之前被呂威害死的秦尚書、司馬老先生正名,因為司馬良夫婦私下已向他坦白瞭真實身份,今天這場宴席正是有備而來。

  這天,夫妻倆帶著龍兒來向皇上辭行。皇上見挽留不住,便命人將一名聰明伶俐的宮女帶瞭進來,原來他一直擔心夫妻倆生活不便,特意為他們挑選瞭一名貼身丫鬟,想幫助兩人更好地溝通。

  司馬良和秦小婉婉拒瞭皇上的好意,表示夫妻間交流毫無問題。皇上不解,問他們:“你倆雖然能以箏代話,但總不能隨時都帶著樂器出門吧?”秦小婉看見旁邊桌上正好有副竹簡,笑著用小刀飛快地刻下一行字,司馬良用手觸摸,馬上就會意地點點頭。皇上吃驚得合不攏嘴,原來對於這對夫妻來說,隨處都有溝通的法子啊!

  皇上又感嘆龍兒小小年紀也本領瞭得,愛憐地說:“你既然叫龍兒,又救過朕的命,這也是天意,以後朕就認你做義子吧!”

  夫妻倆一聽大喜,趕緊拉著龍兒叩頭謝恩。

  皇上哈哈大笑,神秘地說還有樁大事要跟他們商議,便領著三人來到瞭禦花園內,裡面有一大群男男女女不知在忙活什麼,場面頗為壯觀。秦小婉過去一看就呆住瞭,原來那是群跟他們一樣的殘疾人在盡情施展才華:有失去上肢的人用嘴叼著毛筆遊刃有餘地作畫,有雙手僅剩幾根指頭的人在熟練地彈琴,也有雙目失明的人演練著精湛的劍術……

  見三人吃驚,皇上微笑著道出瞭原因:上次的如意樓事件,據說已經在西域流傳開瞭,說中原僅靠三個殘疾人便擊敗瞭胡王精心籌劃多年的圖謀,因此胡人對中原更心生畏懼。

  皇上發現殘疾人也能文能武,甚至比正常人還有潛力,便在全國征召瞭大批身有殘疾的能人異士,希望加以磨煉,成為各類優秀人才,從而振奮國傢,讓胡人更加不能小覷中原。

  皇上殷切地問:“點撥這些人的重任就拜托各位瞭,你們該不會再推辭瞭吧?”三人會意地點點頭,都不約而同地笑瞭起來